当前位置:主页 > 定义课堂 >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 >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上传时间:2020-05-23点击:970次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文/阿部恭子

译/金钟範

要报复哥哥的人,却强暴了她

「我梦见我杀了强暴我的那个男人。但是那个人的脸却是哥哥的脸⋯⋯我憎恨害我们全家变得如此悲惨,却浑然不知的哥哥。或许,其实我真的想杀死哥哥。」

山口咲江(五十余岁)的哥哥因犯下杀人罪遭判处无期徒刑。原本认为此生不会再见面的哥哥,有一天却突然寄信给咲江。咲江以宛如是昨日才刚发生的口吻,开始诉说已经经过三十年以上的事件。

「待在家里很危险,赶快逃!」

当时十七岁的咲江,接到哥哥浩司打回家的电话。

「你叫我逃跑,突然这幺说是什幺意思⋯⋯出了什幺事吗?」

「没有时间了 ! 总之妳赶快离开家里!」

说完这句话后,浩司挂断了电话。

从未听过哥哥的声音如此焦急,突然间一股强烈的不安朝咲江袭来。哥哥一定是又惹出了金钱纠纷,四处逃跑。浩司从国中开始离家在外到处游蕩,也曾因强盗罪进入少年辅育院,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正式员工的就业经历,并和看似暴力团体的人来往。

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声,咲江走到玄关向外望去,看见哥哥停在庭院的车子旁围着几个男人。男人们走进玄关,撞倒咲江后闯入家中。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
▲咲江和哥哥通完电话后,几名兇恶的陌生男子闯入家中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)

「浩司 ! 你给我出来!」

男人们大声喊着。

「浩司在哪!」

其中一个男人逼问咲江,咲江回答不知道后,男人封住她的嘴,将她拖进家中。

「庭院有车子,所以他应该回来了。」

男人们说着这句话,关上玄关的门后。开始物色家中的物品。咲江被拖入寝室强暴,一个人结束后,另一个男人也骑到咲江身上。对方的手离开她嘴巴的瞬间,咲江想要大叫,但对方以宛如魔鬼的样子瞪着她说︰「敢叫就杀了妳!」咲江失去了声音。

「听好,这是对浩司的复仇,因为他惹出了大麻烦。」

男人们重複嘟哝着这句话。咲江被两个男人强暴。

「我们来这里的事情,绝对不准跟任何人说! 妳敢说的话,就放火烧了妳家。给我整理好,装作什幺事都没发生过!」

说完这句话后,男人们逃跑般地离开家中。

咲江在地上爬行到玄关,将大门锁上。接着,遵照男人们的指示将家中整理乾净,拭去脸上的血,将身体清洗乾净。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
▲咲江成了替罪羔羊。(示意图/pixabay)

过了不久,母亲回来了。咲江打开大门的瞬间,母亲在走进玄关时,几乎是瘫倒在地。

「他们说浩司杀了人⋯⋯」

咲江不禁怀疑自己的双耳。哥哥虽然对花钱不知节制,但怎幺可能会去杀人?

母亲说浩司和伙伴闯入民宅,杀害一对夫妻后逃跑。在那之后不久,警车停在家门外。警察询问咲江有没有和哥哥见面,咲江回答没有后,警方开始调查家中。

咲江认为自己必须说出被强暴的事,但恐惧感使她无法诉诸言语。而且,唯有遭到强暴的事,她不愿让任何人知道。母亲总是为了哥哥的事操烦,实在不想让母亲也为自己担心,所以咲江无法将被强暴的事说出口。

咲江的父亲在她年幼时因交通事故去世,自此之后是母亲一个人工作扛起家中的经济重担。哥哥没有工作,终日沉迷赌博。即使如此,浩司对咲江和母亲很温柔体贴,赢钱、状况好时会买衣服和饰品送给她们。

母亲告诫过哥哥好几次,要他去找工作,但哥哥每次都说些得意忘形的话矇混过去,最后总是让母亲承担更多债务。

隔日,哥哥和伙伴在隔壁县一起遭到逮捕。事件一登上新闻版面,记者媒体就开始聚集到住家附近,咲江害怕到甚至无法外出。

虽然面临高中不得不休学的状况,但住在附近的同班同学田中守,因为担心咲江而到家中探望她。守的住家很豪华,在校也是一位成绩优异的学生,从以前开始就对咲江抱有好感。

因为守每天早上会来接咲江,并处处细心照料,让咲江能在短时间内重回学校上课。咲江在学校没有遭人欺负或中伤,同班同学都很温柔地接纳她。那时,若没有同学们的支持,咲江一定会选择自杀。

正当咲江终于回归高中生活时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哥哥被逮捕后,虽然每天都必须提心吊胆面对周遭的一切,但咲江努力让自己遗忘遭到强暴的事实。

被告知怀孕的瞬间,当时的恐惧再度被唤醒。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
▲发现自己怀孕后,咲江又陷入恐惧之中 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)

咲江希望尽快接受堕胎手术,虽然她向医生说会和母亲商量,但很犹豫该不该告知母亲实情。遭到逮捕的哥哥否认罪行,并拜託母亲聘僱擅长冤狱案件的律师,母亲因为相信儿子是无辜的,四处向亲戚低头筹措律师费用。

母亲后来因哥哥的事件遭到公司解雇,只有清扫工作愿意聘雇她,生活被迫变得相当拮据,还必须付高中的学费⋯⋯咲江虽然想和朋友商量,但没有勇气说出事实。守察觉到咲江有烦恼,担心地询问了咲江。咲江对守坦白所有事情,于是守负担了堕胎费用,之后也陪伴在受伤的咲江身旁。

守对咲江说︰「高中毕业后我们就结婚吧。」守既认真又温柔体贴,但咲江有其他心仪的男性。然而,咲江无法拒绝即使知道自己有其他喜欢的人仍对她求婚的守。

母亲的援助没有奏效,哥哥被判处无期徒刑。咲江和母亲怀抱着相同的想法,认为哥哥并不是会杀人的人,虽然他会欺骗人、偷东西,但从未对任何人施以暴力。话虽如此,但哥哥至今为止给很多人添了许多麻烦,若是作为依照自己慾望生活的人所受到的报应来说,咲江认为无期徒刑的判决很妥当。

和守交往一年多后,守对咲江提出了分手要求。

「父母无论如何都无法赞成我和咲江结婚⋯⋯我们都还是学生,若父母反对,实在很困难。」

守这番没有担当的话,深深伤害了咲江。那时正是咲江开始对守敞开心扉,感觉自己被人怜爱的时候。但是,这就是杀人犯家属的命运,咲江也只能放弃。

母亲决定将成绩优秀的咲江送到城市,因为现居的城镇有太多人知晓这个案件。母亲心想,咲江待在这里恐怕找不到好工作。咲江也期盼能离开家乡,到外地生活。

咲江在高中毕业后,成功于百货商店任职。面试时,面试官只询问了双亲的工作内容,哥哥的事件并未造成任何影响。关于哥哥的事情,咲江对周遭的说法一律是,哥哥和父亲都在交通事故中身亡了。

母亲相信儿子是遭到冤枉的,为了要求重新审判而想方设法。然而,洗清冤罪的机会渺茫,让母亲感叹儿子可能会死在监狱中。咲江听到这番话后很放心,并对母亲说她这一生不打算再和哥哥有任何瓜葛。

之后,咲江和职场的同事结婚了。她只对丈夫坦诚了哥哥的事件,对方说即使如此也想和她结婚,但这件事不要告诉双亲和亲戚。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
▲咲江遇见了一位真心爱她,并且接受她悲惨遭遇的好男人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)

后来咲江有了两个孩子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然而在事件过后三十多年,改从夫姓的咲江突然收到了在监狱服刑的哥哥的来信。

咲江想起母亲去世时的遗言︰「他是妳这世上唯一的哥哥,哥哥就拜託妳了。」

咲江不情愿地打开信封。

咲江︰

好怀念啊!我们已经好几十年没见了,即使再见到面,或许妳也认不出我了。我因为莫须有的罪行,在监狱度过了三十年以上的生活,我想这段时间一定给母亲和咲江添了许多麻烦。无法见到母亲最后一面,我真的非常痛苦,但我再过不久应该就可以出狱了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帮母亲扫墓吧。我非常期待能再和咲江见面,帮我向妳的丈夫和孩子问好。

浩司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
▲一接到哥哥的来信,咲江心中的痛再度被唤醒。(示意图/翻摄自pakutas)

咲江每读一行,心中就涌起一股愤怒,双手颤抖。丈夫看见妻子因愤怒而变僵硬的表情,拚命地不停安慰她。三十年前,令人厌恶的记忆逐渐甦醒。

*本文摘录自《杀人犯的孩子》

17岁女被债主轮暴!全因哥哥自私跑路

译者:金钟範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